摇滚未遂、随机游走、解嗨高手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



-借 问 众 神 明-

我住院的时候会变异成水瓶座

*【】表示内心活动。


从小到大没有过大病痛,手术相关的经历能想起来的只有补牙拔牙和去年底划破手指缝针,在医院过夜的经历仅限于两三年前妈妈做手术时的一晚陪床。对“生老病死”没有确实真切的概念,一直活在肥皂泡里接受外界声音延迟又失真,直到五月某天起床腹痛胸痛背痛喉咙痛肺痛,忍到周末去医院。

-

检查时候做心电图,要直挺挺躺平,喘不上气到抽搐,医生很温柔地问:“怎么啦?很不舒服?”

“对啊!”我就要哭,又听见医生问T波是不是以前就不好,“如果是突发就要考虑是心肌炎。”

道完谢拿着印着“急性胸痛”的单据回呼吸科,觉得啊呜【终于苍天有眼真的不是自己娇气和矫情是真的病了是仪器检测盖章认证的我...

正在使用新电脑生产第一个文档,从PC切换到IOS目前来说最大的感受是——随着年纪增加、学习能力显著下降、非常非常堕于开发新技能。


睡觉习惯开着窗通风,昨天夜里降温起风,早上起来就觉得今天的打开方式不太对,右心口和腰持续有揪扯感,还觉得部分肺泡真空了(语言描述能力负八级的我呜呜呜),总之大概是有股妖邪的寒气侵入体内暂时还不打算出去。

所以现在的我正躺在床上在打字的同时尽可能地保持躯干固定。


去年美国大选的时候,主观很认同的一个观点“只有变,才可能更好,或更坏”,然后自己的人生航线就遭遇风暴,变得不可控制也无从预测了。


而记录总是滞后的。

在我将将要说关于热血冲头跑到上海面没...

2016年终… …

16年的尾巴仓促又充实,平安夜那天考完试,隔天给奶奶庆生,和好盆友看钢锯岭,之后一个人去了清迈。第一次一个人旅行,遇见和收藏了不可思议,人生出现小小的歪斜。回来又去隔壁市看望外公外婆,买了有点贵的包包阿黄,验光、洗牙、有了对称的耳洞,研究空气净化器、整理书柜……


是有一点恍惚的微失重状态,直到竹子王发给我复试参考书目、chua地把我摁地上,而爸爸告诉我下周一他要加班一起飞云南的机票可能要废。


简而言之,最近半个月信息量好大喔我脑子快转不过来惹一点都不适合做熵值减少的整理总结工作!


讲真看了一下去年的总结,其实...

书和中二少年(时代)

微博首页上《此间的少年》飘了好几天,想到一些人和事,哈哈。


我高中有一个同桌了小小一段时间的不太熟男同学,当时《此间》出某某纪念版,上课的时候他一边翻书我们一边聊天,说到江南的书他都买三本,一本拆开看一本收藏一本压箱底;说到他小学的时候每天放学都去书店看书,一周看完一本名著然后买回家;说到拯救我这种重度人名盲看《小团圆》只有像看《红楼梦》一样乖乖画人物关系图… …每到下课他都会风一样蹿到教室后门门口伫立,望着走廊另一端等待他钟情的女孩子经过。


某年暑假,一堆兜兜转转沾亲带故的同学的同学们凑在一起吃饭,末了去打牌,多出一个男生,我们还在讨论是打转转麻将呢还是扎鸟,他众目...

特地下客户端看了一下lo上几个热门的装帧设计工作室(?)作品的高清大图……

现在做设计也太容易了吧?????


这样也可以接到单???

我这么可爱我不能丧啊!

十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1 / 7

© Goodbye-Kit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