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ierhakuto

摇滚未遂、随机游走、解嗨高手

感谢拖延症

手机提醒收到邮件确认enroll了big data课,松了一大口气(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没选上要怎么办

如果这一年有学到什么深刻的定律,那一定是“天无绝人之路,没坚持到最后一刻的都是自己放弃了治疗”。以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考雅思迟到为反面例子开始,当时在大门口想着反正已经成迟到了进去看看然后走到考室老师说你已经迟到超过xx分钟不可以进来了哦(也就是说我一直跑到入口其实还可以),到临出发最后四个工作日两次半夜火车去武汉签法签、在罗马机场三个柜台间来回往复argue直到给临时登机凭证夺命狂奔到最远一个登机口赶上飞机… …到这个挤破头又催人脱发的big data课,简而言之,想上的人太多,老...

手边没电脑,不吐不快,加减表达吧:

先说衣服,已经过了,除了校服啥啥衣服都没有的阶段,从真的·没有衣服穿,到了有很多衣服·但是不想穿以后,买衣服就很挑剔了,某种款某个颜色已经有一两件合适的,再看到新出的,各方面没有超过已有的那件很多就不会再买了。不会再被打折诱惑,开始把预算集中到更少的、常穿的单品上。并且开始处理压箱鸡肋们,咸鱼、储藏室甚至是扔掉,反正不能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

其他的用品和消耗品也是一样啦,化妆品总共加起来就是一个化妆包,基本都是每天在用的,用不顺的就各种送朋友(。),觉得OK基本就不会再在这个品类上花钱了,护肤品同理,不是每天在用的,至少关起来(。)...

寒切:

  平和地看待人类的痛苦,而通过惯常的“别无选择”(“ there is no altermative",TINA)这一口头禅的信念来抚慰良心上的极度痛苦,就造成了和它的一种同谋关系。无论是谁,因为自愿或因为疏忽而有几分掩饰,甚至更糟糕的是,拒绝接受这个具有人为的、不可回避的、人类自由选择的但又可以变动的性质的社会秩序,尤其是拒绝接受那种对人们的不幸负有责任的秩序,都会因为不道德——拒绝帮助一个处于危险中的人——而成为罪人。
  从事社会学研究和撰写社会学的著述,其目标是要以不同的方式揭示,少些痛苦或没有痛苦地生活在一起的可能性:这一可能性每天都在被压制着,被忽视着或是被怀疑着。...

唠嗑时间!

开始工作了。


又需要写情感故事(。


于是开始摸鱼。


正好今天下午回家在班车上无聊围观小伙伴complain女盆友对“陪伴”的理解,就记起来去年这个时候,在上海租界某airbnb遇见的一对。


我准备出门正好碰到他们办好入住上楼,两个人不说话,也没有身体接触,我在心里默默“哇,这个男的有点帅啊,哇啊,这个女生好美哦”,以为是同一波入住的两个高颜值路人,散发着小田切让那种让人舒服的冷淡气场的路人。

晚上我接到竹子王过来一起住,然后房东过来商量,“女生房间人满忘记关系统,少了一个床位,你们愿不愿意挤一张床?”本来就是并不宽敞的上...

我这种,一件事情不尘埃落定就无法开始进行下一件事情,的,拖延绝症(。

平静下来,勇敢一点。

180225

过年期间见了朋友们,算见面频率分母要用到年的那种,也勇敢回避了一些。


就很明显,朋友会逐渐变成,“见面很轻松聊天超开心我们什么时候下次再约约约”,和“不是见面不开心但就是好累好累我希望你一切都好”两个流向。

面对面聊天交换的信息量现代通讯很难比肩了。人生的多样性啊,每个人的困境都好不一样。


当然也去隔壁市看了爷爷外婆。舅舅家和爷爷家都在那个工厂大院,舅母刚过世,所以这是一个有点冷清的年。

一个月前和表弟一起烧纸钱的时候,想到我认识他妈妈的时间比他认识他妈妈要长,我认识他妈妈的时候,他妈妈大概也就是我现在的年纪。


爷爷第一次泡工夫茶给我,套路跟《寻味顺德》里一毛一样...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目前几个想拍的project:


1.(丑陋粗糙的)儿童游乐设施,ing;

2.超市生鲜区:可能涉及宠物店的鱼缸,总之有玻璃有水有气泡外加闪光,ing;

3.菜市场(的动物们);

4.兔子耳朵在全世界,需要自己制作兔子耳朵(。);

5.和朋友就餐的桌面,喂养我,ing;

6.分岔小径的背影,ing;


总之没有人类,至少不会出现人脸。


标题来自升哥,是我这三个月来拖延癌与日俱剧,成功创造、并终于跃过了巅峰的一点感想。


P.S.太喜欢Harley Weir了,尤其是她拍的HS,是我爱上HS的主要原因

两部电影,或者说四部

前几天忽然有几部想看的片子搜了一下腾讯都有于是充好了会员,然后沉迷了两天B站(新一季的master chef),然后忽然更想看迅雷ing的其他几部,whose下载速度坚挺在两位数kb/s,只好又去翻腾讯,忽然就想点开和莎莫的500((500)Days with Summer),which曾经被点开又关掉出于类似“我操我拒绝看粥对一个妹子温柔又纯情地这样那样”的缘故(……)。(水瓶月就是应该很多“忽然”不是吗?)


然后从一开头粥戴着耳机听the Smiths开始就一边在脑内England is Mine(……),一只小小的老周和一只小小的老邓用剑戳来戳去PK,为了争夺汤老湿(……用剑大概...

1 / 9

© bloodierhaku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