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切:

  平和地看待人类的痛苦,而通过惯常的“别无选择”(“ there is no altermative",TINA)这一口头禅的信念来抚慰良心上的极度痛苦,就造成了和它的一种同谋关系。无论是谁,因为自愿或因为疏忽而有几分掩饰,甚至更糟糕的是,拒绝接受这个具有人为的、不可回避的、人类自由选择的但又可以变动的性质的社会秩序,尤其是拒绝接受那种对人们的不幸负有责任的秩序,都会因为不道德——拒绝帮助一个处于危险中的人——而成为罪人。
  从事社会学研究和撰写社会学的著述,其目标是要以不同的方式揭示,少些痛苦或没有痛苦地生活在一起的可能性:这一可能性每天都在被压制着,被忽视着或是被怀疑着。不喜欢、不追求并因而去压制这一可能性,这正是人类在其自身的延续中可悲情况的一部分和一个主要因素。对它的揭示,并不自动地就预先决定了它的价值;而且在认识到这种可能性之时,这些可能性也可能不会被人们足够信任以让它们接受现实的检验。这些可能性的揭示只是人类同人类痛苦进行斗争的开始,而不是这种斗争的结束。但是,那一场战争不可能被坚定不移地进行下去,更不用说在至少是不完全成功的机会下会坚定地进行下去,除非衡量人类自由的标准被揭示出来并得到承认,以至在和所有的包括最为个体性的私人不幸在内的不幸之社会根源进行斗争的过程中,自由能得到充分的、完全的发展。


《流动的现代性》,鲍曼

评论
热度(61)

© bloodiertoma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