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未遂、随机游走、解嗨高手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

-借 问 众 神 明-

书和中二少年(时代)

微博首页上《此间的少年》飘了好几天,想到一些人和事,哈哈。



我高中有一个同桌了小小一段时间的不太熟男同学,当时《此间》出某某纪念版,上课的时候他一边翻书我们一边聊天,说到江南的书他都买三本,一本拆开看一本收藏一本压箱底;说到他小学的时候每天放学都去书店看书,一周看完一本名著然后买回家;说到拯救我这种重度人名盲看《小团圆》只有像看《红楼梦》一样乖乖画人物关系图… …每到下课他都会风一样蹿到教室后门门口伫立,望着走廊另一端等待他钟情的女孩子经过。


某年暑假,一堆兜兜转转沾亲带故的同学的同学们凑在一起吃饭,末了去打牌,多出一个男生,我们还在讨论是打转转麻将呢还是扎鸟,他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一本《金阁寺》就窝去了角落。当时的我刚刚经历了一本总是看不完的《金阁寺》从上海带回长沙又带到上海带回长沙… …就趁洗牌说了句“我之前也在看这个… …”(其实我下半句是打算开始吐槽的),这位同学大喜过望以为同道中人:“虽然三岛本人有点中二,但是书还是十分不错的… …敢问姑娘大名?”哈他居然一边用着“敢问姑娘大名”这种措辞一边说别人中二!我就不说这位我ex失散多年的初中好基友(在不知道那是我ex的情况下)一个劲儿地问我关于他情况的事了XD。


考完CPA差不多放空了两周… …看看电影翻翻(课外)书补充养分,看到觉得很有意思的段落忍不住找人分享就拍照轰炸雷丘雨和竹子王。曾经大学某段时间,我退出了所有学生组织、选了最少的课、每天窝在图书馆二楼I类书的那个夹层,背单词不耐烦了就起来走圈圏随手拿书看。印象最深的是理想国出的白先勇全集和蒋勋三书,都是白白的封面,装帧很合心意(大概也是那个时候起开始意识到自己也许有发现LGBT的小雷达?)。那个时候不论学业还是事业(?)都没什么压力,晚上洗完澡后熄灯之前宿舍里会有一小段温馨愉快的睡前交流时间,在看书的会念喜欢的段落出来大家听,永远记得雷丘雨念的那几段《在细雨中呼喊》,

苍天啊,下X吧,X死我吧”。


这两年因为某些不想提及的原因,输入少得可怜,有一点怀念。

虽然不想提及,但还是不能免俗的想放个希望,接下来这四十多天加油吧。


 
评论(3)
© Goodbye-Kitty | Powered by LOFTER